当前位置:首页->信息分类->文化艺术

【赏石心得】我爱你,美丽的黄河石

作者:郑忠来源:作者本人访问:487时间:2024-01-11

本文作者:郑忠,历任中国观赏石协会理事、常务理事、副会长,中国观赏石协会理论研究科普教育专业委员会委员,观赏石国家一级鉴评师、观赏石国家高级价格评估师。2009 年,参与发起并组建了甘肃省观赏石协会,历任常务副会长、执行会长、会长(法人),东方赏石艺术研究院高级顾问。

       1994年3月的一天,早饭后我到黄河边拣石头。走到滩尖子时,一幅奇特的情景映入我的眼帘。一台挖掘机把头伸到黄河里,挖出了沙石倒在岸边,十几个人奋不顾身地向沙石堆冲了上去。看了一会,我才明白,他们是在拣黄河石。

       我走近沙石堆,发现沙石中有沙、有石,经过筛沙床筛过后,沙子就出售了。石头有大有小,小的似核桃,大的如西瓜。石友们一手拿着一个铁勾子,一手拿着一个塑料瓶,谁的铁勾子先碰到那方石头,那方石头就归谁所有了。塑料瓶中装的是水,瓶盖被打了个小窟窿,用手一捏,水就喷射出来,把石面上的泥土冲得干干净净。

       我看了看石友们拣的黄河石。一些石头的石面上呈现出五彩缤纷的图像,人物、动物、生物、山水等大千世界鲜活的景象应有尽有,真让人不可思议。

       这时,一位石友拣到一方“东海日出”。他双手捧着石头,高兴地喊到:“快来看,我拣到宝贝了!”大家争相观赏,你一言,我一语,齐声称赞。我从一位石友手中接过这方石头,只见石面下方呈现出茫茫大海,远方有个小岛若隐若现,石面的上方一轮红日冉冉升起,两只海鸥在空中飞翔,这不是一幅天然的山水画吗?黄河石这么神奇,这么美丽,这么让人动心。就这样,我爱上了黄河石,成为黄河边拣石这支特殊队伍中的普通一兵。

       从此,我吃过早饭后身着迷彩服,骑着自行车,唱着歌子,带着干粮、铁勾、塑料瓶、蛇皮袋等装备,不论是酷暑,还是寒冬,不论是晴天,还是雨天,日复一日,月复一月,500多天,早出晚归,天天到黄河边转悠“拣宝贝”,就连自行车都骑坏了2辆,补了数不清多少次的轮胎。午餐是在黄河边吃的,两个饼子,一根火腿肠,一杯开水,两个苹果,别有风味。从西固区的大滩,到城关区的雁儿湾,50多里长的黄河岸边,都留下了我的脚印,洒下了我的汗水,也使我饱尝了无数的酸甜苦辣。这些,开挖掘机的赵唐林师傅可以作证,石友韩得礼老师可以作证,母亲河黄河可以作证。

拣石是一件很辛苦的事。挖掘机从黄河里挖出的石头和沙子,倒在岸边成堆,有的高三四米,有的高一二十米。石头倒下来后石友们争先恐后往石堆上爬。为了找到一块好石头,每天不知要在石堆上上上下下多少回。有时候爬到石堆中央,沙石很滑,脚踩到上面站不稳,一不小心就会滑倒溜下来,时常是脚脖子都被划破了。每次拣石回来,总是口干舌燥,腰酸腿疼,上楼梯都很困难,往沙发上一躺,再也不想动弹,比当新兵训练踢正步时还要累。但为了得到家人的支持,还总要显露出一种收获的喜悦。

       一次,我在高滩拣了四方石头,大约六点半,我骑着自行车兴奋地往家赶。由于石头沉重,没有走多远,车子的轮胎爆了。附近没有修车的,我只好推着走。到了九点多钟,才回到兰州军区东门口。老伴和孩子在东门口等我,老远就听见女儿说:“妈妈,爸爸回来了,爸爸好着呢。”走近一看,女儿的脸上流着泪水。第二天早饭后,我照旧准备出发,可找不着家伙了。原来是老伴不干了,她气愤地说:“从今天起不拣了,命都不要了,还要石头干什么?”边说边把拣来的几块石头扔到垃圾箱里。随着方方石头落地,我的心如摔碎了似的。但我知道老伴是为了我好,我没有发脾气,而是和气地给她说以后一定注意安全,一定保重身体,一定早点回家。最终老伴答应了,还把扔出去的石头又抱回了家里。

拣黄河石的确有不小的风险。挖掘机刚把沙石倒下,有时还没倒完,石友们发现有的石头上有画面,就忘乎所以了,拼命去抢,很容易被砸伤。有时河岸还会出现塌方,险情时常出现。一次,我发现河边有一块画面石,石面很干净,画面很清晰,有山有树,像是一幅风景画,我就想拣回来。由于刚下大雨,水浪把石头下方的河岸给掏空了。我犹豫了一会,没敢去拣。可越看石头越好,还是忍不住了,冒险向那块石头走了过去。当我的手刚触到石头时,觉得脚下有点动,就立刻跑了回来。就在我离开的一瞬间,石头同一大块泥沙土一起掉进了滚滚的黄河激流中。我吓呆了,头发根都冒出了冷汗。

拣石绝非是一件易事。黄河石数以万计,可要拣到一方精品石很不容易,可能性是百分之一,千分之一,万分之一。我在黄河边连续拣了500多天石头,有时一天拣一方,运气好时可以拣几方,有时几天也拣不到一方。可我觉得,有志者事竞成,只要心诚,好运迟早会降临。1995年11月的一天,天已下雪,滴水成冰,我在高滩拣石,到下午六点多钟,天快黑了,仍颗粒无收。可我还是不甘心,望着40多米高的沙石堆,鼓足勇气,报着最后的希望往上爬。果然,当我爬到30多米时,发现一方石头被沙石埋着,露出的一个角似乎有图像。我用手扒开,拿水冲刷了一下,石面上有一母亲抱着孩子,站在大海边的悬崖上,盼望着亲人归来。我兴奋极了,疲劳困苦一扫而光,心里如蜜一样甜。

       近20年来,我先后收藏了上百方品位较高的黄河石。这些黄河石,都是我亲手拣的,每一方石头都有一个故事,我觉得自己拣的石头感情更深,悟性更好,受益更多。《盼归》等六方黄河石被选送1997年云南世博会展出,《嫦娥盼羿》等多方黄河石在全国性石展中多次获奖。《黄河魂》我也非常喜爱。这是一方体量较大的黄河石,长38厘米,高33厘米,宽18厘米,石形端庄,质地坚硬,色彩明快,图纹奇特,意韵深厚,石面上母亲河汹涌澎湃,奔腾不息,奔向东方。用心仔细观赏,仿佛听到了“风在吼,马在叫”的震憾声,听到了“前进、前进、前进、进”的国歌声,听到了“向前、向前”的军歌声,令人振奋,给人力量,催人奋进。

▲与著名表演艺术家、藏石家蓝天野在一起

       2003年,我退休了。我想,作为一名老军人,应退伍不褪色,退休志不休,老有所爱,老有所为,为社会做点事,为后人做点事,为黄河石做点事。我总结了黄河石的特性,提出了“黄河赏石流派”的特征,制作了黄河石文化课件,拟定了《黄河石鉴评标准》。提出协调黄河流域九省(区)石协“同饮黄河水,共赏黄河石”,开展“黄河大合唱”,共同打造黄河石品牌,协调举办了2013中国·兰州黄河流域九省(区)美丽中国黄河石精品展,尽力为黄河石登上中华名石的殿堂奉献一份力量。